Close

选择您的语言

Close

我的选择

还未选择任何腕表。

我们正在使用cookies,以为您提供最佳的网站使用体验。Cookies是存储于您浏览器的文件,绝大多数网站都通过cookies帮助用户实现个性化的网络使用体验。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而不更改设置,即表明您同意我们使用cookies。

确认

Close

价格


所示价格为帕玛强尼公司的建议零售价,已包含增值税。

帕玛强尼公司保留随时更改价格和款式选择的权利。

查找零售商

Close

关注我们

灵感之源

修复是一个机会,让我们审视数个世纪前的制表行业,理解并掌握先贤所创机械装置的微妙技术。修复一直是米歇尔•帕玛强尼的知识源泉,同时也是当下创作极其丰富的灵感来源。在帕玛强尼作品中,有一些非常著名的腕表,便从过去的杰作汲取创作理念,并因此牢牢扎根于几百年前的制表传统。

Tonda Hémisphères

旅行者怀表赋予GMT腕表以灵感

Tonda Hémisphères的创作理念源于古董怀表,其中包括两个机芯,因此中心处可显示两个时区。

Tonda Hémisphères的创作灵感源于Maurice-Yves Sandoz典藏怀表。该怀表称为“两地时间怀表”,最早可能于19世纪70年代在瑞士汝山谷打造,并且花了一百多年时间最终才在米歇尔•帕玛强尼的手中再现。怀表各个时区可以独立调节,并且最高可精确至分钟级别,让品牌修复师和制表师非常震惊。其实并不奇怪,因为怀表实际上配备了两个独立的机芯。但是否能够在更小尺寸的腕表上实现该精度水平和易读性?这是相当艰巨的挑战,但对于成功的渴望十分热切。经过四年研发,帕玛强尼制表中心推出了一款精巧的机械装置,配有一个发动机芯和一个“随动”模块。后者可与前者同步,间隔时间为小时的整数倍,或者以小时和分钟为间隔指示。Tonda Hémisphères腕表通过先进的机芯,可确保各个时区的绝对精度,此外它在GMT类腕表中也十分罕见,因为它能够在单个表盘上显示两个独立的时区,而且只搭载了单个机芯,却能够确保双时区的精度。

 

 

 

 

MONTRE_2-min



了解所有Tonda Hémisphères腕表

Ovale Pantographe

伸缩指针的魅力

米歇尔帕玛强尼在古董怀表上发现了伸缩指针的秘密,并在著名的Ovale Pantographe腕表上重现了其椭圆形的迷人风采。

 

在十九世纪早期的伦敦,制表师威廉•安东尼(William Anthony )打造了配备伸缩指针的椭圆形怀表,后来纳入Maurice-Yves Sandoz典藏。20世纪90年代末,在帕玛强尼工作室中修复该怀表时,它的伸缩指针给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仿佛被施了魔法般环绕表壳优雅的椭圆外形运动。米歇尔•帕玛强尼决定再现伸缩指针 (pantograph hands) 的优雅风采 (名字源于一种可伸缩绘图仪器),并于2013年推出了Ovale Pantographe腕表。伸缩指针的秘密在机芯内部,其中一个高度复杂的凸轮系统控制蓝钢钛指针伸展和缩回——这种材质将轻盈和坚固实现了完美平衡。沿着外形和谐完美的椭圆轮廓,伸缩指针舞动着迷人的华尔兹舞曲。指针伸展接近时标,似乎邀请佩带者在指针扫过时察看最近的小时。在腕表的微小尺寸内制造这样的复杂功能是以往制造业无法实现的成就。

 

 

MONTRE_3-min



探索全部Ovale Pantographe

Toric Capitole

扇区时间显示——真正迷人的复杂功能腕表

Toric Capitole复杂功能腕表灵感源于配有半圆窗口的怀表,其中数字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前进。

 

怀表搭配扇区时间显示设计,于19世纪初由纳沙泰尔制表师Perrin Frères打造,属于Maurice-Yves Sandoz典藏杰作。两个世纪之后,在帕玛强尼工作室得到修复后,怀表展示了其机械装置的秘密和奇迹。在一个对应60分钟的窗口中,时间通过数字进行显示,而数字随着半圆区域从右向左移动而变化,最后消失并替换为下一个数字。这种显示形式呼应了时间流逝,永不重来。当然,这是一个美丽的比喻,但怀表中所涉及的技术成就无与伦比。它需要修复部门和高级钟表团队协同工作,重新打造扇区时间显示复杂功能背后的旋转行星齿轮系统。为了真正提升奇迹之作的魅力,机芯复杂功能中纳入了教堂钟声三问表功能,通过声音提示时钟、刻钟和分钟。无论未来或是现在,2011年帕玛强尼发布的Toric Capitole腕表都是奢华高级钟表的奇迹。

MONTRE_1-min



探索全部Toric Capitole

Toric Kaleidoscope

复杂功能设计,彰显催眠魅力

Toric Kaleidoscope腕表搭配万花筒复杂功能设计,灵感源于一款古董怀表,它在米歇尔帕玛强尼之前也曾令多位公爵和国王为之痴迷。

 

Toric Kaleidoscope腕表灵感源于18世纪后期 创作的怀表——已纳入Maurice-Yves Sandoz典藏。在启用三问报时功能后,表盘中心的两个轮子开始向相反的方向转动。其螺旋形设计营造出引人注目的万花筒效果,令观者着迷。

其中包括帕玛强尼工作室的修复者,他在2010年负责让作品恢复原来的状态。由于这款怀表的魅力,米歇尔•帕玛强尼及其团队决定在高级腕表Toric Kaleidoscope上重新打造这个复杂功能。腕表的黄金表盘装饰手工机刻图纹,中心配有经过手工倒角和镂口设计的玫瑰金玫瑰。在开口下方,可见配有珍珠贝母镶嵌细工的圆盘。在启动三问报时功能后,玫瑰和下方珍珠贝母盘相对旋转,美轮美奂,让人沉醉。,而小时、刻钟和分钟则伴随着大教堂钟声,提供完美的声音效果。

万花筒代表了永恒和变化的统一,体现出已有创意仍然可以用来重新创作,并能够实现惊艳设计。Toric Kaleidoscope腕表体现了顶级高级钟表的技术,设计精美绝伦,令人惊叹不已。

 

 

 

MONTRE_4-min